望舒

今天依旧起名废

这是云中鹤在疗养院里待的第五个年头了,五年,对妖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然而对于自命不凡心高气傲的秃鹫来说,是茫茫无期的煎熬的开端。
多亏新局长的关照,在软禁期间待遇还算不错,怕他饿着了每天普洱龙井山珍海味伺候着,怕他闲了每天笔墨纸砚预备着,房间比之前的办公室大,五星级酒店配置,不知道的妖以为他度假来了。
然而对此,大公无私的前局长只有一句“哼,只是想弥补自己的罪恶罢了。”

正当他扔掉第321张废纸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窗台上那一团蓝色的绒球,是一只英短,和洪思聪一个品种,头上没有挑染的红毛。
“哼”
想起自己从空中被硬生生拖下来的场景,云中鹤挥了挥刚痊愈的翅膀,把窗帘扇上了。
他以为这只猫只是偶然来这歇一会儿,不曾想一件几天都能看到窗台上多出一团蓝色的身影。
难道是洪思聪派来监视自己的?不会,那个纨绔子弟还没蠢到这种地步,哪有光明正大蹲在窗户上看的。

终于,老秃鹫忍不了了,在一个雨天打开窗把浑身湿透的蓝猫捞了进来。他很疑惑,猫都不喜欢水,所以特别讨厌下雨天,然而手里这位倒好,梅雨天也不管,每天蹲在那吹风淋雨,跟上了发条似的孜孜不倦的盯着自己。
所幸这只猫很乖,被人家抓在手里也不挣扎,跟玩偶一样任人摆布,不会把身上的水甩的妖满身都是。这让云中鹤心里舒坦很多。

他开着暖气,先用毛巾把猫身上的水吸了一遍,然后拿着吹风机用发廊的手法给猫吹毛,全程一言不发,格外的认真,直到吹完了给猫顺毛,他才问:“你是被派来监视我的么?”
猫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跳了开去又折回来,圆圆的猫眼看着他,一副没有听懂他刚说了什么的样子。

看来它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云中鹤叹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自己是放心还是沮丧。于是将猫放回自己腿上接着梳毛。
“你听得懂我说的话么?”他感受着手上柔软的触感,心里似乎也软了下来。
猫没有反应,眯着眼睛享受来自天敌的服务。
“要是他有你这么听话就好了.....”云中鹤就当做它听不懂自己的话,自言自语,“你说,你们猫的脑子里除了吃和玩还装着什么,虽然是纨绔子弟,连这么浅显的感情都察觉不到,过分。”
想起以前在妖管局的日子,云中鹤放下了梳子,捏着猫的后颈提起来面对自己。
“真以为我是害怕他家的权势么,像他这样的家族,我早就端掉不知道几个了,哪里会怕!”
“喵......”猫被提着后颈,不舒服又被面前妖的情绪吓的不敢动弹,小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这么胆小”它的反应使云中鹤的心抽了一下,随即轻轻的把它放在腿上揉着,目光却散了,“这么胆小.....怎么能在那种情况下跳出来呢....”
“喵......”兴许这只猫有灵性,听到妖的声音里携着一丝苦涩,立起来用脑袋在云中鹤心口蹭了蹭,服帖的趴在他腿上。
“.......”云中鹤愣了愣神,心好似化成了一摊蜂蜜。
他揉着猫,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脱口而出“以后你别乱跑了,我养你.....”
说完后他的脸不经意红了一红,然后意识到猫听不懂自己的话,垂下眼,眼里原本的冷硬都化为柔和,抱起猫贴在自己的心口,一鸟一猫就维持这个姿势坐了一个下午。
就这样,原本冰冷的房间里开起了暖气,无聊乏味的生活也有了生气。

过了两个月,就在云中鹤已经适应这种生活快放下过往的时候,猫失踪了。
一切变为原样,云中鹤无法接受,更不敢相信,那么乖顺的猫儿也会不辞而别,为什么,一个个都要离开自己。
原本好转的病情突然发作,整个房间里被气旋刮的一片狼藉。被扫在一边的猫毛也漫天飞舞,云中鹤一拳砸在书桌上,木桌被劈成两半,丝丝殷红从拳头上渗出,秃鹫毫无知觉,颓然坐在地上,任凭翅膀展开耷拉着。
也是,它从刚开始就没有答应过什么,一切都是自己的独角戏,一厢情愿罢了。
一抬眼,满地的猫毛都好像在嘲笑自己的无知,心高气傲的秃鹫再一次发狂,愣是在房间里弄出了个小型气旋,把毛和床单全部刮了进去。
不巧,这一切都被刚打开门的洪思聪看在了眼里。
“云局长打扫的方式还真是别致。”
“!!!”听见久违的嗓音,云中鹤猝不及防,翅膀一偏气旋就朝着门滑了过去。
“喵!!!”洪思聪被吓的竖起了猫耳朵,晃着尾巴往空中一跃,正好扑进了飞过来想救猫的云中鹤的怀里。
“嘭————”气旋不偏不倚,砸在了门上。

“......”

时光好像停在了这一秒,两只妖就维持着公主抱的姿势大眼瞪大眼的对视着。
“咳咳!”
洪思聪最先反应过来,从对方怀里跳了出来,收起猫耳猫尾整理仪容仪表,正准备开始自己精心准备的开场白时,被截住了话。
“你挑染的红发呢?”
云中鹤直直盯着他的头顶,呆呆的问。
“呃?”洪思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惊得一愣,“哦,谢老
局长关心,前些日子淋了场雨,冲没了。”

淋了雨......
云中鹤又捏紧了拳头。
“眼线呢?”
“也冲没了。”
“为什么不补?”
“呃,没空。”
洪思聪摸摸鼻子,眼神飘忽。
“哦?看来洪局长为了妖管局操心不少。”
云中鹤把他的反应尽收眼底,挑了挑眉。
“呵呵呵呵没有没有。”
“那么洪局长介不介意和云某普及一下这两个月外面发生了什么?”
云中鹤背着手,慢慢靠近洪思聪,把猫一步步往墙角里逼。
“这两个月啊,没什么大事,就普通的小妖精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挑战妖管局的权威,不过都被我摆平了,你也知道,年轻人嘛,总会有些冲动,呵呵呵,教育教育就好了,呵呵呵”
被步步紧逼的猫儿觉得气氛不对,一双猫眼滴溜溜的转,寻思着怎么溜出去。

“哼!”

然而老秃鹫哪能给他这个机会,一把就掐住了猫的后颈。

“喵!!”

猫妖猝不及防,变回了原形,蓝猫瞪着圆圆的猫眼委屈巴巴的被提着。

“骗了我这么久,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云中鹤看到手里提着的果然是陪自己度过了两个月的蓝猫,嘴角不由的勾起笑容,提着猫向床走去。

“喵喵喵喵喵!!!!(你想干什么!)”

猫吓的毛都立起来了可就是不敢动弹,像是砧板上的鱼肉。

“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就还是当什么都不知道么,那洪局长可就有点过分了。”

云中鹤迈着长腿大步走。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啊云局,你别吓唬我啊啊唔!!唔唔!!”

猫被扔到床上马上变回人形,蹬着爪子就想溜,结果被抓回来好好的教育了一番。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