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师哥和师弟(一)

翟天临,作为一名高智商高情商高颜值的三高博士生,在录了一期综艺之后,发现自己陷入情感危机,他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一个,男人。而且,那个人,就是他师哥朱亚文。

怎么可能呢? 一直以为自己是宇直的翟萌萌不止一次的怀疑人生,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个男人有心动的感觉,更何况只是因为节目里的一句用来撩小女生的“宝贝儿”...... 好吧虽然有磁性的低音炮杀伤力真的不小。

但是自己明明也是个男的,怎么会对男人的声音有感觉呢,一定是错觉,一定是....

可是后来琅琊榜的时候,当朱亚文挡在翟天临的身边的时候,明明知道只是是剧情需要,但在那一瞬间,他还是不可控制的心头一颤。

这怎么解释.....翟天临快要把一头卷毛薅下来了。

承认吧翟天临,你就是喜欢他。他四仰八叉的瘫在酒店的大床上自暴自弃的告诉自己。

可那要怎么办啊,以后还怎么见面啊!!!!翟萌萌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哀嚎。

对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管他呢先躲再说。

主意敲定,于是第二天一大早翟天临就不顾助理阻拦订了最早的机票逃似的飞回家窝了起来。

感谢上帝师哥晨跑去了没见着我......翟天临上飞机时非常怂的这么想,师哥应该没那么在意我在不在吧,会不会来问我为什么那么早走?他会关心我吗?

翟天临就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心里冒出各种想象,然后笑的跟个傻子似的停不下来,得亏一张帅脸,不然肯定被赶下飞机。

那不行啊,一大老爷们儿飞机上发春似的多丢面子,翟天临故作镇静的咳嗽两声,毯子蒙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睡过去。

等到一下飞机打开手机,未接电话未读短信微信微博零零总总加起来二三十条有十来条是朱亚文的,于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心萌萌在机场当即捂着脸蹲下了,把助理吓得差点没拨120,然而等到把人拉起来见他满面红光神采奕奕才知道,哦,发春了。

翟天临一路特安静,除了掩饰意义非常明显的咳嗽声,没别的动静。助理拿着手机偷瞄他,腮帮子鼓得那叫一个吃力,脸红红的跟熟透的螃蟹一样。助理不忍心的摇摇头,呵,爱情。

一回到家翟天临放下包裹行囊冲到厕所里一顿深呼吸,手拿着手机哆哆嗦嗦的,盯着那个号码半天愣是不敢拨出去,于是对自己又是一顿心理暗示。

总算号码拨出去了,翟天临心里砰砰的跳啊,手心直冒汗。电话里边“嘟”了一阵,接通了。

“喂,天临”

啊他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他喊我名字了!他喊我名字的声音也好好听.....

以上是翟天临同学拿着手机两眼发直大脑卡壳时的心理活动。

“天临?”

“啊师,师哥,怎,怎么了?”

啊你声音往上挑什么啊,不知道很撩人吗

“天临你没事儿吧,你回家了?”

“嗯,我,我家里有点事儿没处理完,就想早点回去。”

老天啊他在关心我。翟天临在自己床上花式默默打滚。

“哦,那个,咱学校有个校庆,就在下下个星期一,我们都得去,其他的要求什么的我都短信发给你了,记得看啊。”

“哦好,谢谢师哥,我一定不迟到”

“行那你忙你的,我不打扰了”

“好,师哥拜拜”

挂了电话,翟天临像是喝大了一样激动。哆哆嗦嗦的把短信看完,又在床上打几个滚,得了大奖也没这么开心的。

滚累了之后他冷静下来,不能以这么花痴的形象再面对师哥,翟天临决定,这几天里什么活儿都不接,赶紧让自己热情消退一点免得到时候丢人,那么怎么办呢,他又犯了难.....

算了,睡一觉再说吧。于是少女心的萌萌捧着手机笑着睡着了,至于自己到底还是不是直男这个问题....他也不好直截了当的打自己脸是不是。

评论(1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