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师哥和师弟(三)

对于翟天临来说,一份演讲稿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要怎样才能做到演讲的时候目不斜视,忍住盯着师哥看的冲动。

于是认真严谨的翟萌萌认真地摆了张师哥的照片在边上练习演讲。

万事开头难,翟天临总会因为发现师哥某个角度又帅了而放下演讲稿盯着照片看半天,盯的照片都快着起来了才回过神来。

果然我逃不出去了么?翟天临绝望地横躺在沙发上用演讲稿狠狠地给自己的脑门来了一下,翟天临啊翟天临,你都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跟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样花痴,成熟一点你会死啊! 难道你想让所有人看到你盯着师哥流哈喇子吗。

不行!翟萌萌一把掀开脸上的演讲稿,努力让自己坚定一点。

振作起来翟天临,你可是电影专业的博士,实在不行,你就当演戏一样演完它,还剩下几天,你要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于是翟萌萌又一次站了起来,和师哥对自己的吸引力做抗争。

四天后

北电的校庆因为那些让学院闪光的人们而热闹,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与温暖,因为故友的重逢,也因为回忆的触动,那段青春无敌的时光。

翟天临在车上远远就望见了母校,想起青涩的自己为了理想奋斗的样子,晶亮的眼眸尽染笑意。

下了车,顺着红毯走进礼堂,这里,是见证自己每一阶段的成长的地方。

翟天临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一回头,发现师哥朱亚文正坐在不远处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他愣了一下,随即报以同样温暖的微笑,两人招了招手,就都各自端正坐好,像以前念书时一样怀着不冷静的心目视前方。而翟天临正襟危坐的表面下,汹涌澎湃

啊啊师哥朝我微笑了!!他跟我打招呼了!好激动,好开心,天哪人生圆满了......行了行了行了,先冷静下来,把演讲稿再背一遍,演讲完再花痴也来得及,冷静,冷静.....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在主持人念开场白的时候,翟天临感觉到裤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拿出手机,发现有消息提示,是朱亚文发来的。

翟天临眉头一跳,侧着身子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朱亚文朝自己眨眨眼,露出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看的萌萌心头一颤。于是翟天临回过身,低头看了看消息,只见一个气泡中排着几个字和一张笑脸:

——演讲稿怎么样了😛——

咦!敢情师哥是小瞧我了。

翟萌萌再一次回头,向看向自己的朱亚文孩子气的皱了皱脸,跟小猫似的,然后马上回头,并没有看到朱亚文微微上扬的嘴角

翟天临鼓着嘴愤愤地敲了几个字和一个表情:

——可好了,你等着看吧😤——

然后赌气似的控制内心的汹涌澎湃,克制自己不再回头。

而朱亚文看到师弟发来的信息,再看看师弟严肃的侧脸,脸上不自觉的溢出笑意。他原本没发觉,直到身边的同学杵杵自己

“亚文儿啊,女朋友来信息了?”

朱亚文心下一惊

“啊?没有!怎么可能我单着呢哪来的女朋友”

“那就是喜欢的女生来信息了”

身边的同学露出看透一切的表情,眯着眼打量朱亚文

“你小子瞎说什么呢,没有的事”

朱亚文心里慌慌的,脑子里琢磨自己有那么明显么

“你行了,不是喜欢的人你笑的跟熊瞎子偷到蜜糖一样,当兄弟我傻是不”

那位同学的表情,说白了就是俩字儿,不信

“唉呀兄弟你真想多了,我只是觉得这主持人主持的好露出赞美的笑容而已,你别瞎猜”

朱亚文只觉得耳朵热热的,不敢再和同学多说,眼睛盯着舞台余光却一直锁定在翟天临身上,留心着师弟什么时候会回头。

然而等到翟天临要发言了,他还是没有回头。翟天临拿着演讲稿,不疾不徐地走向舞台,自信满满地上台演讲。不得不说,人多的感觉真不错,翟天临挺满意的,这样自己就不用担心会不会盯着师哥流哈喇子的问题了。

然而在演讲途中,翟天临还是没忍住,眼睛四处乱瞟,结果这一瞟他就挪不开眼了,师哥脸上挂着笑的样子实在宠溺,翟天临觉得自己就快醉在里边了,他慌忙故作镇定地装作低头看一眼演讲稿,将脸转向另一边接着讲下去。

得亏演讲稿量不多,马上就结束,否则自己最怕的场面就要发生了,翟天临长舒一口气,准备回座位,然而回座位的途中他感到自己的腰被人掐了一把,萌萌感觉自己像是被调戏了,于是怒气冲冲的回了头,结果看到的,却是擦身而过的师哥玩味的笑容。

翟天临的脸登时就红了,脚步虚浮地回到座位,大脑已经从当机状态转为马不停蹄地脑补师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过一会儿朱亚文就上台发言了,翟天临看着师哥穿着西装正儿八经的发表演讲,好像看到了建军大业里的周恩来,帅气的模样占据了翟萌萌全部的视线,直到朱亚文转过头来和翟天临对视的时候,翟天临还是维持着花痴的笑容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是看到师哥对自己淡淡的笑容之后。翟天临只觉得自己的脸该丢的不该丢的全丢了个干净。

行呗,待会儿要怎么解释呢。

翟萌萌的眉头在校庆会场中深深地皱了起来。

——————————分割线——————————
#不负责任的题目是起名废的标志
#我会尽快让他俩表白的,话痨是病我知道(我错了)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