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师哥和师弟(四)

翟天临就这么皱着眉看着舞台上的人,师哥的声音从音响里传来,撩拨着翟天临的心神。

要不我直接表白算了,翟天临满脑子都是师哥宠溺的笑容和温柔的音调,一阵一阵的发晕。

可是师哥会怎么想,就看他的样子,妥妥的直男啊,喜欢他的人肯定不少,怎么可能会答应我,别到时候连朋友都做不成。

醒醒吧翟天临,师哥那么优秀,怎么也轮不到你的,师哥对你好单纯是因为把你当小师弟看了而已,你们能当朋友就不错了你还在奢求什么。

翟萌萌清醒了,不再盯着台上的人傻笑,只垂着头,楞楞地看自己的皮鞋发呆。

这边朱亚文完成了自己完美的演讲之后,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翟天临,只见师弟垂着头,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压根就没听自己的演讲。他回到自己的位置,目光却像长在师弟身上移不开,他拿出手机,本想发信息问师弟怎么了,却发现离典礼结束还不到两分钟,想想还是收好手机等主持人宣布典礼结束,朱亚文有意无意的瞟翟天临,每一次都跟做贼似的,而后者却像木头人一样没有反应。

难道是我看错了,我发表演讲的时候他明明笑的挺开心的,怎么现在就垂头丧气的了。

朱亚文烦躁的翘着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儿的抖着腿,看师弟的眼神也不躲躲藏藏了。

“你看上天临师弟了?”

边上的同学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声音控制的很好,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

“怎,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同性恋.....”

朱亚文心下一惊,本能的想反驳,可底气却虚的要命,眼神躲闪,标准的做贼心虚。

“哦呵呵呵,没事兄弟心里有数”

那同学心里了然,拍了拍朱亚文的肩,重新端正坐姿,开始暗戳戳的打小算盘。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朱亚文急急忙忙想去找翟天临,却被身边的同学一把搂住肩

“哎亚文儿,我们晚上有个聚会,你叫上你的小师弟一起来啊”

那同学还特地在“你的”上边读重音,朝准备离场的翟天临努努嘴。

朱亚文突然开窍,拍拍同学的肩,一口答应下来,整整衣冠,迈开长腿向翟天临走去。

翟天临心不在焉地跟着人流走,突然肩上一沉被拉出人潮,他一转头,发现师哥的脸就在自己咫尺之处。

“师,师哥?”

翟天临一遇上朱亚文脑子就转不动,只能楞楞地被带着走。

走到一个空旷点的地方,朱亚文开口了:

“天临啊,有对象了么?”

翟天临第一次和师哥那么近距离的待这么久,心已经快跳出来了,哪还有什么思考的能力,自然是师哥问什么他答什么

“还没”

“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朱亚文心里暗喜,搭在翟天临肩上的手臂不自觉一紧,翟天临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差点摔到朱亚文怀里。

“师,师哥怎么了?”

翟天临觉得自己快要炸了,脸红的能滴出血来,要不是天暗了些,自己绝对又得丢一次人。

师哥的话让他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这些话越听越像套路啊,可是是什么套路啊?

来不及细想,朱亚文的话转移了翟天临的注意力

“那个,我们这届的同学有个聚会,我想叫你也来,这不是怕你家里有人不方便嘛”

朱亚文高兴的眼睛都能放光了,他决定事成之后一定要请那位同学吃饭。

“可是我不是你们那届的,都不熟啊,我去了多尴尬...”

翟天临的为难真不是装的,本来就觉着自己和师哥有距离,虽然师哥邀请自己他很开心,可是到时候人生地不熟,就他一个人格格不入,那种尴尬是他绝对不愿意尝试的,况且他哪是藏得住心思的人,和朱亚文一起出去溜一圈儿,瞎子都能看出来他喜欢朱亚文。

不行,不能冒这个险。

翟天临还坚定的摇了摇头。

这次轮到朱亚文发愁了,就算他非常想让师弟和自己一起去,可是他又不想强人所难,如果自己生拉硬拽,反而会让师弟对自己厌烦.....

“没事的,到时候我陪着你,我们那届的人都很好相处的.....”

你那么可爱,谁舍得把你晾一边儿,我还担心别人来找你呢。朱亚文这么想着,愣是不敢说。

“那好吧”

翟天临话一出口就想抽自己两嘴巴子,就你没出息,师哥这么一撩你就缴械投降了,这么花痴活该没人要你。

“好,那你就坐我车,咱俩一块儿去”

朱亚文笑的眼睛都没了,边上师弟毛茸茸的卷毛蹭着,他就有种想揉人脑袋的冲动

事实,他确实这么做了

————————分割线————————
#下章就让他们表白,一定!(话痨我的锅)
#那位助攻同学我随便找的,不要在意毕竟这是一对全世界都希望他们在一起的cp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