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师哥与师弟(五)

诶!!!! 翟萌萌被这么一揉揉的头皮发麻四肢无力,耳朵尖已经红透了,心脏跟火山爆发似的一阵一阵的猛突突,哪还有心思考虑别的问题。

木木然跟师哥上了车,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翟天临小心翼翼地问师哥:

“师哥,聚会是不是...要喝酒啊”

朱亚文开着车心想这不是废话么,谁家聚会不喝酒啊,师弟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转头看了一眼翟天临,可是对方低着头,侧脸被打上阴影,什么也看不到

“对啊,怎么了?”

朱亚文自然的回答让翟天临马上就着急了

“那,那我能不能不喝,我不会喝酒....”

翟天临知道自己酒量不怎么样,更知道自己喝大了之后会干出什么事来,他已经在师哥面前花痴一回了,就算师哥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谁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不行,他已经丢不起这人了。

而朱亚文自然不知道师弟的心思,只当是师弟因为酒量差不敢喝,就腾出一只手拍拍翟天临的肩安慰他

“没事的,不会喝意思意思尝一点就行,我们那群人主要以玩为主,对酒都不怎么感兴趣。”

“噢....好吧”

翟天临刚开始半信半疑,嘴上答应着心里毛毛的,按常理哪家聚会不喝酒,可师哥哪有理由骗我....算了,大不了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和师哥呆在一起的机会不能放弃。 出于感情高于理智的本能,翟天临信了朱亚文,心里安定下来,就着车内的暖气靠在座位上打起了盹儿,全然不记得十几分钟前垂头丧气黯然神伤的也是自己。

趁着红灯,朱亚文转头看到师弟的睡颜,暖黄色的路灯光打在翟天临脸上,衬的他唇红齿白,肤若凝脂,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显的他安静乖巧,唇边的一颗痣点在微翘的嘴角上,嘴微微张着,又显的格外诱人。

朱亚文咽了口唾沫,抬手想抚摸师弟的脸颊,后面车的喇叭声突然响起,他吓了一跳,扭头才发现绿灯已经亮了,朱亚文慌忙踩油门加速

“唔....”

翟天临被突如其来的加速和喇叭声吵醒,迷茫地睁开眼,见还没到终点咂咂嘴又睡了过去。

这次轮到朱亚文难受了。

师弟睡着的模样本来就撩拨的他喉咙发干,现在翟天临哑哑的呻吟更让他不能自持,满脑子都是关于师弟的黄色废料,朱亚文咬牙打着方向盘,克制住自己找个路边的犄角旮旯就把师弟给办了的冲动,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把师弟牢牢绑在自己身边,这一颗甜果,只能他一人独享。

所幸之后都没什么动静,两人顺利来到了开聚会的会所。

朱亚文停好车翟天临也醒了,迷迷瞪瞪的跟着师哥上了楼。

俩人打开包厢门才发现他们是最迟到的。

“哎亚文儿你终于来了,哟!天临师弟也来啦,欢迎欢迎!!”

典礼上坐朱亚文边上的同学迎了上来,拉他们在自己边上坐下

“好好好!!欢迎欢迎!!”
“欢迎小师弟”

包厢内所有人都表示欢迎,热闹的气氛让翟天临放松了些,和师哥师姐们打着招呼。

可没成想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亚文你迟到了得罚酒啊”

包厢内一片起哄声,吵着要朱亚文喝酒。

翟天临一听这个心里就是一虚,没骨气的祈祷不要让自己喝酒。 可看着师哥被灌酒,他心里不是滋味儿,咬咬牙,翟天临站了起来

“我和师哥是一起迟到的,我替师哥喝一杯吧”

说完不等别人阻拦自己倒了一杯灌了下去

“好!!”
“师弟厉害!”
“看在师弟的份上亚文算你过了”

翟萌萌被酒刺激的苦着脸,感到肩上被拍了一下

“谢了啊兄弟”

朱亚文笑的灿烂 ,笑容像是阳光照到了翟天临的心底,刚喝下去的苦酒也觉得是甜的。

————————分割线————————
#拖拉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我也不想话痨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
#下章,下章一定表白
#下章靠肩翟预警
#在发刀子的边缘试探

评论(1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