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师哥与师弟(六)

聚会进行到一半,翟天临杯子里的酒还没下半杯,脸不红心不跳笑意盈盈的看着师哥们闹腾,时不时参与一下,和师哥们相处的格外融洽。

朱亚文也没多喝,笑意盈盈地看着师弟看同学们闹腾,身边的同学一看他这眼神,撇撇嘴

呵,一副媳妇儿和朋友玩的不错好开心的样子,还好意思否认.....唉,看在你差点就成为和尚的份上,兄弟我就帮你这一回

他突然起身,一拍桌子

“哎这么干聊多没意思!咱们玩儿游戏啊,好不容易大家伙儿聚一块儿,不如今天就不醉不归,玩他个尽兴,喝他个痛快啊”

“好!!”

其余同学异口同声的答应,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们都兴奋的不得了,恨不得玩到天亮,回味当初年轻的滋味儿。

可翟天临不,他原本以为师哥们聚会就这么聊聊天说说话,毕竟都有工作也不会多喝,结果出来一个不醉不归,翟天临登时就慌了,扯着朱亚文的袖子着急

“你不是说他们不会多喝的吗!怎么还有不醉不归啊?!我不能喝!”

朱亚文也没想到,听到同学说要不醉不归的时候他就满脑子问号,被师弟这一问,他也没什么主意,只好低声安抚师弟

“这个....我也没想到,不过既然是玩游戏,那就只能多长几个心眼儿别落了套了呗”

朱亚文看见师弟脸都皱起来了,心也跟着揪了起来,一时没忍住,抬手揉揉师弟后脑勺的软毛儿柔声安慰道

“没事儿啊,师哥在呢,有什么事儿师哥挡着,别怕”

“......哦”

翟天临一僵,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蹦跶,大脑再一次当机,脑子里只有几个大字儿滚动着

—师兄摸我头了,他的手掌好温暖....—

而仅存的理智只能让萌萌保持瘪着嘴的表情乖乖坐好

朱亚文看到师弟乖巧可人的样子,心停了一拍,下意识的,又薅了一把对方的卷毛

“乖......”

好的,于是在众人的眼皮儿底下,翟天临的脸由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耳朵尖儿红到了脸颊,晶亮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像是发现碗里有什么吓人的东西,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有点晕。

而朱亚文则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收回手,在心里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

就你沉不住气,这么容易向美色妥协以后没地位了你,第几次了还不长心眼儿,等着丢人吧你就。

不过万幸,所有人都嗨了没注意到他们,但是这不代表他们能不参与啊,于是第一把,翟天临就被推了出去,并且落了套。

唉,没回过神来怪谁,要怪只能就怪自己自制力不够。

翟天临有苦说不出,骨子里的较真使他拒绝了朱亚文替他罚酒的提议,被连灌了三杯红酒下肚。

可是谁乐意第一把就栽啊,翟天临被激起了斗志,跟师哥们开始杠。

然而这博士哪是随随便便就得的了的,翟天临一认真,一连几把都没输,让师哥们着实佩服。

而朱亚文则光顾着看师弟认真的样子,被坑了好几回,几轮下来是一副喝的不能再喝了的样子,于是被放过了,瘫在椅子上歇着。

翟天临看见师哥败下阵了,琢磨着替师哥赢点儿回来,铆足了劲斗,可他一个人就算再厉害也抵不过那么一桌子人,结果又被灌了好几杯酒。

得,这次是真玩脱了。

翟天临喝了几杯之后脑袋就开始发晕,头重脚轻,倒在了椅子上,他自己知道,这是真的不能再喝下去了,虽然心有不甘,也只能摆摆手,表示自己不行了,认输。

那一桌子的都是明白人,看这么几轮下来半桌子的人都倒了,于是欢快的结束了游戏,相约下次再战。

人们相互搀扶着离开,酒劲上来了的翟天临迷迷糊糊的,逮着一人就埋人颈窝里傻笑,蹭了一会儿咧着嘴抬头,就看见黑着脸的师哥朱亚文

“咦,师哥你怎么了,脸色好差啊,喝多了吗”

翟萌萌喝断片了,奶声奶气的自顾自说着话又往人身上蹭,全然没发觉师哥牙都快咬碎了。

“亚文啊,要我送你们一程么?你今天也没少喝吧”

坐他边上的同学过来问。

“不用了,我没多喝”

朱亚文搂住翟天临的腰,强忍着冲动向同学点点头

“多谢了兄弟”

“没事,那你赶紧回去”

和同学告别后,朱亚文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带翟天临回到了自己的房子。

朱亚文能感受到自己的欲望随着师弟的哼唧声迅速膨胀,他锁了门,冲回房间就把翟天临扔在了床上

“唔.....”

翟天临闭着眼睛皱眉头,不乐意的扭了扭身子,换了个舒服姿势在师哥床上趴着,结果朱亚文突然从背后压了过来,贪婪地呼吸着混合师弟的气味的空气,凑在师弟的耳朵边,轻轻的吹气

“师弟,告诉师哥,你有喜欢的人吗?”

“唔?喜欢的人?...有”

翟天临感觉耳朵酥酥痒痒的,他自己又醉的不省人事,只能奶声奶气的说实话。

“那....是谁啊”

朱亚文深吸一口气,强打着精神和耐心继续问

“是....唔我不说,保密,嘻嘻”

也不知道翟天临是不是福至心灵,醉了也不透露自己的秘密,眯着眼睛嘴角衔着坏笑。

真是妖精....

朱亚文心里痒痒,凑近了师弟在他脖颈上轻轻啄,想诱使师弟说出来

“嗯~~痒,别,我说,我说”

翟天临怕痒,被这么一折腾缩着脖子就缴械投降

“我....我喜欢....”

“嗯?谁?”

朱亚文越走越往下,刺激的翟天临浑身激灵,潜意识里的话脱口而出

“嗯啊~是师哥!我喜欢...师哥”

朱亚文心里一阵狂喜,却仍不肯放过师弟,继续为非作歹,哑着嗓子又往翟萌萌耳朵边吹气,手也开始不安分。

“哪一个师哥,说清楚”

“是,是朱亚文师哥!”

因为神志不清,翟天临毫无招架之力,奶里奶气的只有被欺负的份。

朱亚文喘着粗气,决定不再跟自己过不去。

“好,那么你知道么,其实师哥,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嗯?什么...唔!”

————————完结撒花——————
#后面发生了啥你们自行脑补,愿意开车的替我开一把我会很感激的,我替你们焊车门
#可能上下文逻辑性不强,小可爱们就将就一下啦,爱你们
#日更成就√,给自己比个心
#第一次写连载,给自己加个油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