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论一大早撩人的后果


“唔.....师哥~”

翟天临倚着房门眯着眼睛喊,一副下一秒就能趴地上睡过去的模样。

“诶!天临你醒了啊,来来来吃早饭。”

朱亚文围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俩碗,碗里是喷香的番茄鸡蛋面。

翟天临索性闭上眼,顶着乱哄哄的卷毛顺着香味摸索着走过去,没走几步,就撞上了一个人。

“师哥?”

翟天临昂着头,把眼睛隙开一条缝,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

朱亚文被看的眉毛一跳,下意识转移目光,结果不经意瞟到师弟的睡衣最上面几颗扣子松了,胸前一片大好春光。

朱亚文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强迫自己把视线抬高,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

昨晚睡得好吗?”

他大脑高速运转了几秒,憋出这么个问题。

“嗯......挺好的,就是没睡醒,睡不够....”

翟天临侧过头薅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两人距离之近以至朱亚文能感觉到软软的发丝从自己下巴上蹭过,麻麻痒痒的,洗发水的柠檬味儿直往鼻子里钻。

“那以后早点睡”

朱亚文抬手想搂住师弟,可翟天临却看到桌上的面马上清醒两眼放光,毫不犹豫地转移到餐桌旁,当然,他没有忘记夸夸自家师哥

“哇好香啊,师哥你手艺真好。”

朱亚文悻悻放下手,脱了围裙走过去在翟天临身边坐下,尽管心有不甘,听到师弟的赞美他还是很开心的。

“那是自然,手艺不好留得住你吗?”

他拿着筷子准备开动,身边的师弟却突然凑过来,下巴轻轻搁在他的肩膀上,故意用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吹气

“但就算你手艺不好,我也不会走的,你猜,为什么....”

朱亚文瞬间浑身僵硬,趁他没反应过来,翟天临得寸进尺的用鼻尖在朱亚文脸上滑过,然后,端起面,转身就跑,冲进了房间锁住门。

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师弟狂妄的笑声,朱亚文磨磨牙,咧着嘴笑了起来。

他放下筷子,把面放进电饭锅里温着,然后走到客厅在茶几上挑了两块巧克力塞进嘴里,拿起桌上的钥匙向房间走去。

他永远不会忘记师弟吃着面看到他开锁走进去时精彩的表情,也不会忘记师弟在他温柔注视下是怎样后悔不舍地把面吃完的,更不会忘记床上的师弟到底有多美好。

来让我们心疼一下在房间里目睹全程的那只碗。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