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做梦梦到的脑洞(福华 ABO)

        “唔——”喝醉的John被Sherlock一把扔在床上。感觉不适却只是扭了扭,无知的露出自己光滑干净的脖颈。 
         清醒的侦探盯着助手与世无争的睡颜,不自觉舔了舔唇
          ——到底该不该这么做——
          一向果断,一意孤行的侦探在Omega清爽的信息素中犹豫了,第一次,为了John。他半哄半推借一个新案子让房东太太到Molly 家住几天。还把Mycroft装在自己房间里的摄像头都拆了,不就为了这一晚么?还有不到24小时他就会发现并赶过来了,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之后他还需要更多时间让床上躺着的Omega接受自己被标记的事实。
           John皱了皱眉,没有发觉自己的处境,嘴里嘟囔着什么,脸上略带哀怨的表情将Sherlock吸引过去,听到的是
           “Sherl不要老是灌我酒,我会醉的,我不想喝了,Sherl......”
           ——Sherl...Sherl...他叫我Sherl...——
          Sherlock感觉自己听到这绵软的嗓音还能忍住扑上去的冲动绝对耗尽了自己下半辈子的忍耐力。 侦探把头凑到军医的脖颈处,轻轻吮吸,意识在消磨,虹膜的颜色渐渐加深。他知道自己已经出不来了,那么,就再深一点吧....... ——————————拉灯————————
          第二天早上6:00
          生物钟和从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传来的疼痛将宿醉并且。。。没有得到充分睡眠的Omega从噩梦中拉回。睁开干涩的眼睛,看到的是昏暗的屋顶和一些卷毛,昏暗。。卷毛。。!
          ——昨天我房间没有拉窗帘啊!?我头发没这么长和卷啊?!——
          宿醉导致的头疼停止了John的思考,他想要坐起来,才发现手不仅酸痛且根本使不上力,而且。。
           ——我靠我衣服呢?!——
           ——我靠搂着我这条手臂是谁的啊?!——
           ——我靠挨我头上这坨卷毛是什么啊?!——
           不拉窗帘。。。这手臂有点眼熟。。。卷毛。。。
           —— “SHERLOCK·HOLMES!你个混蛋对我做了什么?!”
           Omega愤怒的吼声因嘶哑而气势减半,但还是足够把身边的Alpha震醒。
           “呃——”肇事Alpha抬起乱哄哄湿漉漉的脑袋,对上枕边人湿漉漉且怒气冲天的蓝眼睛,花了0.15秒给大脑开机,同时散发安抚的信息素想让身边快要炸了的Omega冷静下来,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事说来话长,真的。” 侦探心里真的庆幸这句话没有被苏格兰场的两个闲人或是自己多事的哥哥听到,否则的话日后肯定会有类似于“著名私人侦探趁助手醉酒后在其不知情情况下与其酒后乱性”的新闻传出。
            “那你长话短说。”John惊讶于自己的冷静。
            “我把你上了”
            “.....并且”
            “没有保护措施”
            “。。。然后”
            “我把你标记了”
            “。。。。。。你能把你的手先拿走吗。”John觉得自己快要一口气憋死了。
            Sherlock看的出来自家媳妇儿很生气,因为他的眼圈又红了,至于眼泪。。。哭的出来就说明昨晚他不够努力。
            “John....”看到John并没有进行肉体上的攻击,想安慰他一下。
            “SHUT UP,SHERLOK.。。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John真心委屈,昨天晚上被灌酒不说,迷迷糊糊的还被标记了,前大半个晚上被这个顶着卷毛的禽兽毁了,剩下几个小时一直在做噩梦,一大早的浑身都痛,要不是自己动不了绝对会把身边这个精虫上脑的Alpha给废了。
于是,John的眼圈更红了。
              “因为我。。。”侦探非常想告诉军医自己会这样只是因为太爱他控制不住自己,但就是说不出来。
              “我。。。”侦探的脸开始发红。
              “你什么”John突然感觉现在的Sherlock和自己印象里的人很不一样,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醒来的方式有问题。
              “因为我太爱你。。。”Sherlock感觉脸在烧。
              “.......”
              John觉得他应该再睡一觉,这个早上的信息量太大自己一下子消化不了,然而浑身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
              “噗——”不过看到侦探的脸,原本板着脸的Omege不争气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Sherlock感觉自己受到了讽刺。想绷住脸,结果脸反而更红。
              “你的脸。。哈哈哈哈。。。不行我肋骨疼。。哈哈哈”John表示控制不住自己。
              侦探现在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对身边的人太温柔了。
              “John.....”
              “哈哈哈哈哈哈”
              John已经笑的缩起来了,真是人生第一次,要是被Mycroft看到绝对又是一顿冷嘲热讽。
               “John你别笑了”侦探看着快要缩到被子里的军医脸色很难看又很无奈。
               “哈哈哈。。。”
               “John你在笑我就让你回味一下昨天晚上的感觉”
侦探很不解到底哪里好笑。
               “呃——”John突然就笑不出来了,昨天晚上的感觉真的让人不想再有第二次。
               “所以你的回答”Sherlock盯着面前的人,语气非常认真。
               “呃。。。你做之前不问为什么现在问?”军医的怒气差不多快笑完了,其实他对侦探也是同样的感觉,当然他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这个先斩后奏的家伙。
               然而聪明如Sherlock怎么会看不出自家Omege的想法,暗暗松了口气但是演的越来越委屈。
               “我怕你不同意。。”突然软下来的语气让John有点不知所措。
               “呃——那你也不能.....”
               “那你会原谅我么?”
               “啊?”军医觉得自己脑仁疼,对方思维太跳跃有点跟不上。抬头看到Alpha期待的眼神,不知道哪来的灵光一闪,
               “你肯定知道结果。”
               “呃,我说不呢”侦探不知道自家媳妇儿的智商什么时候上的线。
               “你肯定知道了,你是Sherlock·Holmes你怎么会不知道”John想知道自己以前脑子去哪了。
               Sherlock露出一个不带褶子的笑容,想搂住John,结果。。
               “SHERLOCK你离我远点我现在浑身都疼!而且我有说原谅你么?等我能动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搬出去清净几天而且你不能通过任何手段来监视我!”
               “Johnny,no...”
               “NOW,GET OUT OF THIS BED!”
               “NO,please, John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Now,leave...”
“不,John你还没有穿衣服,别人看到怎么办?”
Sherlock觉得自己的表情相当有说服力。
               “......所以你出去,我要穿衣服...”John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突破极限了而对方并不打算走。
               “No”
                “那你下半辈子自己过吧,我马上就打电话预约去标记手术,Sarah就是这个专业的应该能打折。。。”
               果然,Sherlock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床穿好衣服然后冲出门。
               John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怎样。

评论(1)

热度(49)

  1. 漫威Bromance望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