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舒

造孽【孙唐】

         午后的东海底清凉,舒适 迷迷糊糊中,我开始做梦。一位女子向我飘来,我有些奇怪,再一看,靠!九头金雕给我托梦来了, 我还没叫出来,对面先发声
         “小清清,有没有想我啊?”
         “想个屁啊,你个多头鸟怎么逃出来的!”
         对面的九头金雕被我吼得身影一顿,甩甩袖子,放开捏着的嗓子
         “别这样嘛,老友相见,亲切一点嘛,来来来,坐”
          她幻化出一桌两凳,拉我坐下。因她在归到如来座下前在东海一山崖上居住,所以我俩关系挺好,我知道她对如来的心意,却不知道她会这么做。
          “有事?”
          “呃,嘿嘿嘿嘿,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她干笑几声,有些不自然
          “帮我个忙”
          “什么忙?”我挺意外的,这鸟什么忙能让她专门托梦给我。
          她凑到我耳边,说了情况.....
          一梦刚毕
           “哐!”
           我清水宫的大门啊,我的心在滴血。
           “猴子你急什么啊,好好开个门会死吗!”
           我绝望的对踹门者大吼。不过难得,暴脾气的猴子没吼回来,我才留意到猴子怀里还抱了个人,一个男人。他一言不发黑脸冲过来将我挤开,把怀里的人轻放在我的躺椅上,有生之年能看到一个温柔的齐天大圣,真是值了。我这才发现那人是他的师父——唐三藏,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只不过这个小和尚看起来情况不好。
           “你帮我看一下他怎么了。”
           进门后猴子的第一句话,挺压抑的。我有些奇怪,不会吧。。。于是仔细看了小和尚的脸,然后又是一声巨响
          “砰”一人一鱼摔了进来,我的门。。。
          “大师兄!你干嘛不等我们啊,痛死我了”那人,呃猪面人抱怨。
          “闭嘴!一边待着去。”
          “哦。。。”鱼被猪悻悻拖走,而我看到和尚的症状直接愣在原地。面色苍白,印堂发黑,眼圈带红,双唇紧闭,气息微弱,全身冰冷但不停冒汗。。。。这,这,这太诡异了!怎么可能呢!我有点迷茫。
         “他怎么样了?喂?”猴子在催我。
         “啊?。。。”我愣愣的看着他,才想起自己的任务。
         “哦。。。” 我有些呆滞的提起手,往和尚的印堂注入些灵气,点了几个穴道,待他脸色稍微红润,我转身交代:“八戒沙僧,你们在这里照顾你们师父,记得隔三炷香时间喂一杯水,猴子你跟我来。”
        然后我领着猴子到了清水宫的花园,还没停下他就问
        “我师傅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啊!”语气很急。我停下转身看着他,不知该笑还是该叹。见我表情古怪,他金色的瞳仁有些不自在。
        “干嘛?”
        我没回答,只看他平静下来。
        “没想到齐天大圣居然是个断袖.....”过了一会儿,我在他吸气时才张口,我盯着他,瞳孔收缩突然吸气,果然。
        “你,你在说什么?开什么玩笑!”他别过头想扯个笑容,却只是让自己更不自然。这猴子永远都学不会隐藏自己,要是还有三个人不知道那就是他们的脑子有问题。
        “九头金雕让你们来找我的对吧。”我没有和他在这个明显的问题上纠结。
        “她说这个病你会治,她被锁着,想帮也帮不了。”猴子今天格外少言,九头金雕这只多头鸟就算被锁着也不安生。
        “病?”我有点怀疑那只鸟是不是真把什么都丢给我。
        “难道不是?”
        “唉...”我真的无语,“她果然什么都没跟你说。”
        “那你倒是说啊!”猴子又急了
        “这是个诅咒,一个针对你的诅咒。”我又转回去,向前走。
        “针对我?那为什么会反应在师父身上?” 我不用扭头都能想象他脑子不够用的抓狂模样。
        “那得问你,这个诅咒只会反应在与你两情相悦的人身上。”
        身后的脚步停了,我没回头,只看着花坛中央被罩在水晶钟的里的并蒂两生花,在被海水 柔化的月光中静静垂首。
        “怎么解。。。”他吸了口气,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颤抖。
        我转过身,从他身边走过,没有看他,也不愿多说“东海之涯边有座断情峰,峰顶有一池断情水,你取来与他喝下便可,你若想喝,也喝吧,喝完之后,你们就算日日相见也不会有情。”这是你们俩的情关,你不得不过。
        “他现在怎么样。。。还能撑多久”猴子的问题让我摸不着头脑。
        “我给他输了灵气,再撑个一两天不成问题,怎么了?”
        “没事,你先走吧,今天晚上月亮挺好。。” 我心里有疑问,他们的路还远,和尚撑不到西天的,猴子就算再傻也不会不知道。但也只能憋着不说,毕竟这师徒那么奇怪,也没什么好问的。
         我没再去看那和尚,只派人安顿他们一下,也不知道猴子是什么时候回去的。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我去看他们,得知猴子一早就走了。八戒还说猴子一晚上都守在师父房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什么。我没有多惊讶,让他们师兄弟先出去,然后帮和尚解了穴道。小和尚原本平稳的呼吸一下就乱了,他睁开眼看到我后并没有问我是谁,只撑着床板坐起,红着眼圈问
          “你为什么要告诉他。。。”
          我在他身后垫了个硬枕,然后回答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 “难道你要他大闹水晶宫,然后抱着你看你死?”
          他被我哽的说不出话,眼睛里蕴着的水雾越发浓了。 我也不说话,回身帮他倒水。
          “你只要让我醒来,拖延时间就好”他呜咽着出声。
          “那没用,也来不及了。”我看着他喝下,将水杯放回去。
          他就那样坐着,让眼里的泪水在结界中的空气中滴下。
           “九头金雕怎么知道的?”
           “她不知道,她只是想报复孙悟空。”我坐在他边上看着他,长得不错,难怪悟空那么欲罢不能。
           “非要这样么。。。”他漂亮的眼睛里汪着水,倒也有病娇美人的味道。
           “你若想修成正果,就没别的办法。”我顿了顿,施法将他的眼泪化去,“他来了,别让他担心。”
           小和尚点点头,听话躺好,紧咬牙关,看得人心疼。
           我站起来,准备让位。
           “他会喝么?”小和尚看着我,声音倒是像自问自答。
           我摇摇头“你自己看吧” 话音刚落,门口想响起脚步声,石猴身上的火气冲进来,刺的我后退一步。
            小和尚终究是多愁善感之人,看到猴子的刹那间就泪水决堤,一双美眸死死盯着悟空手上的钵盂,那钵盂此刻就是一把刀,一把能将万缕情丝斩断的刀。悟空一定没喝过那水,他拿着水,拿定海神针尚能不动如山的手此刻却在颤抖,他一言不发站在床边,原本金光闪耀的眸子里灰暗一片,翻涌着无尽的不舍与纠结。
             和尚的目光顺着手向上,盯着猴子埋在阴影中的眼睛,嘴唇翕动
             “你喝了吗。。。” 他的害怕和不确定在脸上清晰的表现出来,一张小脸早已哭的梨花带雨。
             “......我喝了,你也快喝吧,快点,好早点上路。”
             猴子把脸埋在阴影里,手往前送了送。 和尚依旧盯着他,没有动。
             “看什么看,别磨磨蹭蹭的,快喝,我和师弟们在外面等你,敖清,你帮我看着他,要喝的一滴不剩。”他似乎是忍不了,放下钵盂转身就走。这和尚倒也迟钝,如果猴子他真喝了,又怎会交代我看着。
             无奈,我上前拿起钵盂,看了一眼里面清澈纯净的水,送到他嘴边。 他盈满泪水的眼睛盯着悟空离开的方向,依旧不动,但是微微张了嘴。我一愣,也是,这小和尚身子虚,全身力气都用来撑着了,又哪还有力气接钵盂。 我只好小心将水喂下,却感到一道视线从身后刺来。
             这猴子.........
             喝完水,小和尚才闭目,挤下最后一滴泪。再睁眼,已是不带一丝心痛。而我身后的目光也不在了。
             将他们送走时我发现这师徒二人之间似乎与往常并无二致。呵呵,之前是我错了,猴子不是不懂掩饰自己。他只是把所有的演技都用在了自己师父身上,至于他为什么不喝那水,只有他自己知道。

评论

热度(3)